前幾天去一間學校 從旁觀察了一個小朋友 有亞斯柏格症特質的孩子
現在應該是3年級 而我之前就看過他一次
他在他們學校是出名的大麻煩
不論是上課干擾 和同學衝突 或是各式各樣的麻煩事
都是全校皆知

這孩子全身穿著一整套的金剛戰士圖案的衣服
拉著一個機器人圖案的小行李箱(現在的國小生都拿這來裝書)
我和老師跟著他一起走去資源班教室上課
一路上 他一邊唸唸有詞的搬演著自己的想像劇
一邊隨著劇情做出打鬥的動作 有時假裝逃逐 有時假裝躲藏追兵
就這樣一路玩到資源班教室

這節課老師先檢查資源班聯絡簿上是否有家長及導師的簽名
如果都簽好了 可以得到獎勵的分數
他拿出聯絡簿 說 因為沒有時間 導師只簽了一半
老師把聯絡簿拿出來一看 導師欄的簽名的確只有一半
不過那兩個字歪七扭八 只消一眼就能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也難怪只簽一半 因為導師的名字實在太難寫了

老師沒有發怒 但表情凝重的詢問他
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收起了嘻皮笑臉 小聲的說
是因為想得到獎勵的點數
當然他也知道這樣不對 至於有沒有想到會被發現這我就不知道了

老師與他討論這件事情該如何補救與處理
--去向導師道歉 還有扣分數
然後就要他和另一個小朋友演練如何好好道歉
並講好等一下陪他回教室向導師道歉

然而整個過程中 除了一開始承認想得到分數的那個瞬間
顯露出真正的自己之外
其餘時間都是嘻皮笑臉 故意作態 說反話 不在乎
教人不生氣也難

中午下課之後 我和老師陪著他去找導師道歉
一路上依舊是尖叫 奔跑 出怪聲
直到接近教室的那個轉角
我們轉過去一看 發現教室的門窗關著
導師已經隨著小朋友放學而離開了
老師回頭對他說 今天導師已經走了 那麼我們明天再來
他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什麼改變
但我可以確定他離開教室前往課輔班教室的路上所發出的尖叫
與剛才走過來時故意大叫不同
離開時的尖叫中有如釋重負的愉悅成份

結束觀察之後與老師討論這孩子的背景
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離婚
家中是他與媽媽一同生活
然而媽媽工作忙碌 這兩三年還在念碩士在職班
每天陪伴他的就是電視 電動
還有各種媽媽因為歉疚而買給他的新奇玩具

聽完老師跟我說的這些事情
我對他的各種麻煩行為並不生氣 但感到非常心疼
而在我心裡浮現的是冏男孩電影中的騙子一號 騙子二號
他們 不過是用自己的方式去面對這個對他們來說非常困難的世界
以自己的方式在成長這段崎嶇的路上前進
該怪的是他們嗎?
應該是大人沒有盡到陪伴與幫助的責任吧
所以孩子的感受是什麼呢
一定是覺得孤單 無助 不知所措
那麼 就只好用自己的方式去處理事情 自己鼓勵自己
武裝自己讓自己不被傷害
而孩子武裝自己的方式就是裝作不在乎 嘻皮笑臉
因為不表現出自己真正的感覺就不會被真正的傷害與否定

去學校這幾年 看到不少冏男孩
看到他們看似堅強的樣子(雖然更多時候是以讓人生氣的行為表現出來)
總是讓我感到很心疼
雖然還是要規範他們的行為
但我在最後總是很想把他們緊緊的抱在懷中
然後告訴他

你並不孤單 讓我們一起來幫你 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E 的頭像
nanE

生活

n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ng
  • 我也有幾個behavior的孩子,每個人的背景都非常複雜,有暴露在violance下的,有爸媽離異的,唉....有時候他們做出很不好的行為,罵的同時,卻覺得很心疼。
  • 你說的真是太貼切了!!
    就是在罵的同時 卻覺得心疼 那種感覺

    我也在想 國外會不會有更多家庭因素複雜的孩子存在
    但是也想說 國外的社會福利和孩童保護做得很好
    這些孩子是不是能有更多的保護 讓家庭對他們的傷害降到最低呢?

    nanE 於 2009/09/29 20:02 回覆